《中国国家治理的制度逻辑》读书笔记

疫情期间,社会学家周雪光关于此次疫情的爆发发表了自己的见解,引人深思。《中国国家治理的制度逻辑》是周雪光老师的一本著作,读完感觉收获颇多。
《中国国家治理的制度逻辑》

结语 中国国家治理的制度逻辑

稳定、停滞与循环:中华帝国国家治理的基本特征

从西汉到清末,中国社会都是由上、中、下三个层次整合而成的。社会上层是以王权为中心的大一统官僚机构,中层是士族缙绅对地方和农村事务的管理,下层是宗法家族组织

  • 从“一统体制与有效治理”间矛盾到“国家权力与官僚权力”间紧张
  • 逐级分权治理制度
  • “收放松紧”调节相济的治理机制
  • 国家治理逻辑再审视:效率与稳定之间的矛盾

当代中国的国家治理逻辑:延续与转型

当代中国在许多方面延续了中华帝国的治理逻辑,但在另外一些方面也有了重要转变。

  • 封闭与开放。
  • 组织制度。在当代中国卡理斯玛权威对国家建设“奇迹”的追求推动了严密组织形式的建立,为执政党和官僚权力之间提供了新的纽带。
  • 观念制度。

国家治理的挑战和未来

  • 官僚体制化是近年来中国社会演变的一个大趋势。
  • 建立法治国家的困境。第一,司法体制的有效运行需要一系列关于立法、司法、监察和执法领域中的变革,这意味着一个新的、独立的权威体系。第二,独立的司法裁决又对地方政府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加以刚性约束,从而限制了有效治理的灵活性。
  • 理性化官僚政府发展缓慢。
  • 专业化过程在中国社会发展中举步维艰。在现代社会中,专业化过程成为培育专业精神、产生共享观念的一个重要渊源。专业化发展需要有其各自的专业化过程,从教育、培训、职业自律到专业协会和杂志等一系列制度。然而这些专业化过程有相对独立性,形成各自领域中的专业权威,难以纳入一统体制的逻辑之中,甚至形成对一统体制的挑战,当一个专业人员(如教授)必须按照政治动员的需要来参加各种教化活动时,他(她)必须把自己的专业价值判断束之高阁,去扮演这一仪式化过程的司仪角色。如此这般,专业化过程不断被打断、被虚化,成为象征性符号,而不是塑造专业化的基本价值和共享观念。
  • 从根本上解决权威体制有效治理之间的矛盾,需要在制度安排上另辟蹊径。其一是通过新的治理模式来减缓、转化这一矛盾。例如,通过制度化的途径将权力和利益分而治之。其二是减少各级政府特别是中央政府的一些管理功能,缩小“有效治理”的范围,以社会机制替代之。需要强调的是,权宜之计的分权或权力下放并不能使集权导致的种种困境迎刃而解(Treisman,2007) ,这一点在当代中国集权与放权间不断转换和震荡过程中已经显露无遗。
  • 可以预见,中国社会的多元化发展演变各种社会力量组织能力与国家治理逻辑互动,将会成为中国发展的主要推动或制约力量,塑造国家治理未来的制度安排和发展方向。
  • 当代中国正处于一个寻求新的支配形式和新的合法性基础的过程中,逐步稳妥地走向法理权威、建立法治国家,这是执政党多年来提出的目标和制度建设的方向。这是一个上下求索、艰难漫长又令人充满憧憬的过程,其中执政党、官僚体制、民众三者关系的构建成为关键所在,特别是如何在法理权威的合法性基础上寻找和建立中国社会和民众所接受、认同的支配形式,建立相应的制度设施,在这个基础上重新构建国家、官僚体制、民众之间的权威关系。
赞赏